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滚动 >于美人:放手,是最好的祝福!婚姻没有所谓成不成功,离婚与否也 >

于美人:放手,是最好的祝福!婚姻没有所谓成不成功,离婚与否也

2020-06-16 241浏览 国内滚动

于美人:放手,是最好的祝福!婚姻没有所谓成不成功,离婚与否也

文/于美人

珍‧奥斯汀的《傲慢与偏见》,里头有一句话:「婚姻生活能否幸福,完全是个机会问题。」(Happiness in marriage is entirely a matter of chance.)

婚姻就是两个不认识的陌生人,从不认识彼此到认同对方、包容对方。

走入婚姻后,我认识了真正的他,他也认识了真正的我,但最后我们还是背对背离开了。原因我终于明白了,是我的问题,因为我从不认识真正的我。

过去我尽我所能希望满足他的要求,来成为他心中的那个于美人。所以我渐渐戴上了面具、背起了包袱,最后甚至穿上了潜水装,让真正的我沉下去。

婚姻只有结局的好坏,没有对错。但如果要有对错,那也是我的问题。是我无法成为他心中完美的另一半。

结束了,是他的开始。也是我脱掉潜水装,让真正的我浮上来的时候。我很感谢他,也祝福他。现在的我,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,没有了面具,没有了包袱。重新开始认识这个于美人 2.0。我自己有时会被不一样的自己吓一跳,但我很喜欢,也很开心。希望你们也能喜欢新的于美人 2.0。

离婚之后,我想做一件以前自己不敢做的事情,所以三个月前,我跑去学了游泳。

虽然我有恐水症,但克服害怕离婚的恐惧之后,好像学其他东西就觉得没有那幺难、也没什幺可怕的。 心态开放了,就勇于去接受新的自己、新的尝试跟新的可能,不要用排斥的心情去看它。

我告诉自己:「没关係,现在是新的于美人,所以她可以接受新的东西。」

在水里的时候,我只要专注于呼吸换气,游池的水给了我安全感,我知道,自己只是接受了,接受了改变,如同接受我的婚变。

万物有定时,聚散也是

「 生有时,死有时。聚有时,散有时。聚散从不遂人愿。」这是我从《传道书》中所领悟引申出的道理。

曾经,我很恐惧两个人的婚姻走到结束,因为害怕即将面对独自一人的孤寂;也曾经在婚变过程中有着很多情绪:自责的、愤怒的、悲伤的、自怨自艾的……

后来我的朋友季声珊对我说了一句话:「人不要执着在极致的快乐,也不用害怕悲伤的到来。现在产生的所有的情绪都是自己给自己的二次伤害。」

当时她面临丈夫骤逝,原本我约了她吃饭想安慰她,结果反而是她安慰了我。

那阵子,除了处理与前夫的关係及官司,面对媒体和与论,我受到了许多挞伐与不公平看待,我们的社会离婚率极高,但对离婚者的歧视却也不遑多让,很多离婚妇女,都会经历像我一样的过程:自我否定、被否定,觉得自己一定是不够好,或者有哪里做得不好,才会连婚姻都无法维持。

「人生其实很失败,只有婚姻维持着,那他就成功了。」这是为什幺很多人宁愿死撑在那里、不愿意离婚的原因,似乎只要勉强维持住婚姻的「外壳」,有很多藏在里头的问题就不用被看到,也不会被检讨。

所以那时候我有很多的愤怒,

第一个是生气对方:你怎幺可以这样对待我?

第二个是气自己:我怎幺可以让人家这样对待我?

直到后来季声珊的话让我明白,多少的情绪都是自己给自己的二次伤害。

后来我的心态就转变为感谢,感谢我还有这个机会,可以去游泳、去健身,去做很多想做的事;我还来得及疼我自己一阵子,是好一阵子,而不只是一阵子。

寻找安住的自己

婚姻没有所谓的成功不成功,它是永远的进行式,它一直在变的,不要为了别人肤浅的眼光,失去了自己的深度,真正勇敢的人是走完人生全程的人,离婚与否只是选择的路不同。 不离婚的人其实是选择一条更难走的路。「不迎、不拒即是安住。」在整个婚变的过程,我一直在用这句话来思考我自己。

对事情或情绪皆能不迎不拒,让自己的反应很少、只有一点点,不过度反应,就能使自己安定下来,维持在一个稳定的状态,稳定才能深思。

如果你还在婚姻里面,你也要练习说对情绪不迎不拒,不拒绝那个悲伤的情绪,也不特别去创造夸张的快乐;让情绪不迎不拒,你就可以安住在那个情绪里面。其实这是很困难的。

婚姻不如意时,难免会想到「是不是要离婚?」做为解决问题的选项之一。但我要告诉你们,如果你现在不确定自己要不要离婚,我会劝你不要离,因为你会离不掉、离不成。离婚是一件毫无悬念的事情,你必须得有无路可走的决心。

要是你仍有犹豫踌躇,那就是时机还没有到。如果在婚姻当中,你已感觉快要不能呼吸,再不浮出水面就会窒息,那或许就是时机到了。

一次我到威尼斯参加米兰家具展,认识了方董,聊天中得知,他和老婆已经结縭四十载。

我问他说:「都是跟同一个人吗?怎幺能维持婚姻这幺久?」

方董回答我说:「因为对手太强了。」

我听了,好想拜见这位厉害的「对手」,于是我就认识了阿娇姨,她现在快七十岁,跟我一样五十岁开始学游泳,也是她帮我找了很好的教练,全程陪我上课练习。

我曾经向阿娇姨请教她维持婚姻的诀窍,她对我说:「婚姻就是事业,妳不可以任意发洩自己的喜怒哀乐,就像妳在公司还是会克制自己的情绪。」

现在想想,这不也就是「不迎不拒即是安住」的道理吗?

如果你害怕离婚,是因为担心自己无法承受孤寂,我想告诉你,两个人的寂寞比一个人的孤单更可怕。

离婚后的空虚、寂寞、跟无依,往往会让人产生很多想法,你会想像出一些依靠,以为别人会给你依靠,但不是的, 你要先想像出安住的自己,慢慢的你就会冷静下来,觉得自己充满了机会,充满了新生的动力。

名女人也会痛

我婚变之后,很多朋友才跟我讲实话,告诉我,他们过去跟我相处有多困难;我变柔软后,大家也知道我根本没那幺神,这让他们有空间,把跟我相处的真实感受讲出来,我才知道自己以前多笨。虽然整个过程处理得很难看、很糟糕,但最后的结果是好的,因为这让我有了重新反省自己的机会。

以往大家所认知的于美人,是个厉害的名女人,她很强势,她的事业很成功,也把婚姻与家庭照顾得很好,可是婚变的消息一爆开之后,各种舆论、各种声音都出现了,而且,竟然几乎一面倒的挞伐我。我是一个公众人物,所以必须承受大众的眼光与指教,这无可避免,但令我感到好奇的是,为何一个女性公众人物的婚变,会引发那幺多情绪反应?

记得那时,我有一天去买旗袍就不小心听到,有婆婆妈妈说:「她就是都只对自己妈妈好,不对公婆好,难怪会被离掉。」大家似乎都把自己的情感投射进去,把对完美女性的形象投射在公众人物身上,但自己却不一定做得到?有人认为,女人就是太追求工作成就,所以才婚姻不幸福;就是因为太太很成功、很强势,所以先生才压力很大。

每个人的看法不同,我都可以接受,但是为什幺,强势的一方就一定是错?社会似乎不允许像我这样的女人喊痛,不允许我脆弱。难道大家以为的名女人,就不会经历许多女性都曾经历过的痛吗?

就像全世界同一个时间,或许有五百万个女人正在经痛一样;妳今天的痛,于美人也痛过,我今天的痛,之前一定也有很多人痛过,并不会因为我是于美人,不会因为我在事业上有一点成就,就比较不痛,就比较不会受伤。其实,都是一样的。

打开伤口,面对过往

以前的我,总认为做什幺事都有方法、有规则;遇到别人有困难,我总是好为人师。但是,在婚变这件事情上,我不要再去做一个指导者,我也不适合。我唯一能帮助跟我有相同经历的人的方式,就是把我的伤口打开给妳看,把疤痕打开给妳看,告诉妳,这终究会结痂的,妳还是可以活的。

在新闻报导之外、在法庭之外,在很多大家看不到的地方,我也经历了许多乱七八糟的过程,大家所以为的我的专业形象,跟我的真实生活是有落差的,真正的于美人在那段时期,就只是一个无助、爱哭、非常易碎的灵魂。于美人没有妳想像的这幺厉害。

如果妳觉得自己处理得很糟糕、觉得不知道该怎幺才能走出来,那我要告诉妳,妳现在经历过的这些东西,所谓「成功的于美人」她也经历过,她处理得更糟,妳没有很糟,妳处理得不会比公众人物更糟。

这些都是一定会经历到的过程,妳不要害怕,就是一步一步的往前走,寻求朋友的陪伴、寻求专业人员的帮忙,妳会走过来的,妳会再找回自己的肯定,如果妳自己不肯定妳自己,别人只会把妳踩得更低。有我、有许多许多人都跟妳一样,是从伤痛中一步一步走出来,并试着用另一种不同的角度,重新去看自己未来的人生。

其实到现在,我还是没有完全走出来,不会有什幺伤是「咻」的一下子马上就好了,连疤也不留,有时我也还会耽溺在过去的情境中。但是 从婚变中,我学到一个重点,就是任何事都不要太过主观地去看, 这也是之所以会找许多朋友来聊的原因。如果由我自己来写,难免会有太多的情绪在里面,所以我找了一些朋友,请他们谈谈当时所观察到的于美人,这是一种客观,也是一种再一次的自我检视。

我只是想呈现遭遇婚变的妇女会遇到的各种状况,把自己经历过的一切摊开给大家看,如果有人在里面得到方法或帮助,那是她自己的东西。因为今天妳是三十五岁离婚,跟五十岁离婚,妳考虑的东西是不一样的;如果妳的小孩是三岁,跟妳的小孩是十三岁,妳的心境也不一样;所以,没有一个固定的方法能帮助所有的人过去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要走的路。

只要相信,不管路上的荆棘再多,流过的血、走过的伤,都会有痊癒的一天;祝福曾经受伤或仍在疗伤的妳,可以勇敢迎接属于妳的新生。

 

延伸阅读:

桑德伯格:女性最重要的生涯决定-妳是否需要一个生活伴侣,以及那个伴侣是谁

婚姻四大难题,如果是你,会如何回应对方?

给婚姻初心者的忠告:长辈催生不用急,这十件事不做会后悔!

 

于美人:放手,是最好的祝福!婚姻没有所谓成不成功,离婚与否也